[美国《航空周刊与航天技术》2006年7月3日刊报道]
法国一地方法院正在申请对前空中客车公司行政官员、已退休的民航官员和一名空中交管员对1992年发生的A320客机坠毁事故所负罪责延期宣判。陪审团对这一公众高度瞩目的案件的裁决可能会对欧洲的飞行安全机构产生严重影响,并可能改变司法调查的方式。按这架A320坠机地点命名的Mont
Sainte-Odile 案件在法国航空界已点燃了一场紧张的辩论。

1992年1月20日,法国国际航空公司的一架航班号为5148的A320客机在斯特拉斯堡的Entzheim机场进场时,撞到距05号跑道始端10海里处的山头上,导致6名机组人员中的5人死亡,87名乘客中的82人遇难。这起受控飞行撞地事故与空勤人员错误设置下降方式导致过快的下降速度有关。空中客车公司的反对者还认为,出事的A320飞机是一种全新型飞机,当时正遭受萌芽期问题,对机上自动化系统造成了影响。他们还声称,在飞机下降期间,驾驶舱显示(后来按照一种防范措施进行了改进)可能在垂直速度和飞行航道倾角之间产生了混淆。空中客车公司坚决驳回了这类批评。

斯特拉斯堡附近的Colmar法院计划休庭几周,陪审团的裁决预计在9月以后才能做出。长达2个月的审判强调了法国继续追究航空公司事故罪责的决心。Colmar法院正在申请对空客公司20世纪80年代在A320飞机研制阶段负责工程的高级副总裁Bernard
Ziegler、航空公司副处长Daniel
Cauvin和14年前担任法国民航局技术处处长的Claude
Frantzen延期12个月宣判。该法庭还审请对5148航班在斯特拉斯堡进场和下降期间负责指挥的交管员Eric
Lammari延期9个月宣判。然而,起诉人正建议免去时任国际航空公司运营副总裁的Jacques
Rantet和DGAC局长Pierre-Henri
Gourgeon的职务。目前,Gourgeon是法国航空公司首席运营官,其他几位被告现已年过7旬,早已退休。如果9月份陪审团裁决批准法院的申请,并判定这几位被告对国际航空公司的坠机事故负有罪责,上诉将进一步拖延该案件,这样将会创犯罪程序执行拖沓新纪录。虽然,起诉人无休止地搜寻额外的信息和后续技术报告进一步加剧了紧张局势,但所导致的辩论并未能产生新的有价值的输入信息或提升飞行安全。法国运输大臣
Dominique
Perben说,他感兴趣的是飞行安全,并支持报道不安全航空公司黑名单,但他没有将此案件列入其优先考虑清单的前几位。因此,他错过了一次史无前例地修改和更新主要规章和设计更高效率的事故调查程序的绝好机遇。

在Colmar法庭公布裁决结果之前的几周,该案件仍在产生更间接的损害:被告人越来越相信他们正在成为有缺陷的司法体系的受害方,法官似乎成为其自身一丝不苟作风的牺牲品,失事飞机乘客的亲属对申请的判决不满,飞行安全机构感到被忽视。比如,太多的时间被浪费在讨论80年代的近地告警系统的可靠性上。

一位资深专家和事故调查员Raymond
Auffray承认,法国公众可能不会容忍完全无罪的判决。同时,一名协和客机试飞员Jean
Pinet认为,回顾经验教训比做出裁判更有用,他曾制定了空客公司的训练方案。他补充说,不过司法系统拖沓正进一步恶化现在的辩论。安全专家希望以新的眼光重温这一连串灾难事件,以便尽力协调满足技术调查人员、司法界和旅客的需求。但眼前看不到这种结果,Mont
Sainte-Odile案件似乎朝着与革新和改进事故调查方法完全相反的失败方向发展,令人们大失所望。(中国航空信息中心
张宝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