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电影犹如榴莲,喜欢的极喜欢,厌恶的极厌恶。还是看观者的角度,若将其当校庆宣传片看,拍得超好;若把它定义为电影来看,局部完美整体平庸,因为没有用镜头语言传递情节发展和逻辑关系,靠旁白、字幕、台词不如转换成小说;若看的仅是情怀,看西南联大或民国学者的纪录片更真实更感怀。米雪的表演可圈可点。

它崇高的价值观,至诚可敬的情怀,我完全认同。但既然选择了电影这个媒介去表达主题,就应该更专业些。何况编导是李安纽约大学电影学院的同门师妹,明显功力不够撑起野心。

编导散文获奖者出身,使她在拍摄手法上,更偏重散文般唯美的意境,而忽略了空袭在真实历史中的残酷,忽略了国际公约不可射杀跳伞飞行员的常识。即使是虚构的故事情节,也必须是在合理的构建基础上,才能让人信服。如果作为校史宣传片,那4个时期的短片可独立看待,倒算合理。可明明编导还是想把它们放在一起叙述,否则就不会把人物之间进行牵强联系。所以它呈现的叙事是割裂的、不完整的,如同间接证据打不赢官司的道理一样。

编导想要表达家国情怀,却避重就轻,没有像《辛德勒的名单》那样,在表现纳粹残酷无情的同时,没有忘记展现主人公并不完美的人性,而是层层递进地让其转变成救犹太人的英雄。这样的人物设定才是真实可信,有理有据有节制的,而不是一味煽情,唯恐颂扬的底气不足。

只有还原历史真实的残酷,才能铺垫出人物弃笔从戎这一转变过程的合理性,让观众能感同身受出当时舍我其谁的家国情怀。

再说剪辑,不断地黑屏闪入下一个年代,却没有必须的交代与过渡。好比同样的布料,不同的设计师剪裁出的衣服可以天壤之别。同样的影像通过合理的剪辑,可以让观影更流畅自然。

很多人看了更多是被情怀打动,觉得艺可以大于术,但如果没有电影元素构成的术就无法确定它是电影,就无法把电影和其它艺术形式区分开来。而校史宣传片的讨论应在视频讨论范畴,在院线上映这一本质就意味着不能自圆其说。

如果去掉片尾彩蛋,你认为电影能打动你多少?让你回味多久?如果你也承认是民国学者的出现,让你自动脑补了他们已广为人知的事迹,那打动你的情怀就是这些学者的人格魅力,而不是电影本身。

因为去掉片尾彩蛋,电影是成立的,之所以画蛇添足,无非就是立意虽高但表达不足,需要打情感牌才能拉高品质。

其实我的心情更多的是恨铁不成钢,毕竟老公在清华园里有5年的青春。09年我们租了自行车带着女儿在清华园里游荡,还去看了他当年的宿舍,真心希望这么好的题材别浪费,拍摄得再好些,哪怕重新剪辑一遍呢。

国产影视对人物的设定常是脱离现实的,比如《欢乐颂》里的白领,可以住在推窗就能看见浦江夜景的豪宅。而在英美剧里,就不会如此突兀。比如英剧里人物设定是中产阶层,就会穿“伦敦雾”品牌的衣服,而不是Burrary之类的大牌。演员要想表演的真实贴切,必须自己先相信所要诠释的角色的设定是合理的,细节是经得起推敲的。

大家又为什么感觉现在谍战剧好看多了?那是因为其编剧常是当兵的、搞情报的出身,所谓术业有专攻。编导在设置剧情时,一定要像高段棋手那样,能提前看到三五步之后的局面,才能致胜。否则人物一出场,观众就能预知情节,那谍战剧的紧张氛围就荡然无存。观众也会不屑于编导的智商,立马换台。

电影诞生于法国,它的民众不会盲目崇拜好莱坞大片,而是有自己独立的思考与审美。所以国产影视作品要想不断进步,也需要观众的水平不断提升,两者之间相辅相成。

无论怎样,其实电影引起热议是好事,说明大家在追求物质财富的同时,想起已然落后的灵魂。至少大学之精神,民国大儒与当时的教育,又被重新展现在国民面前,引发关注、思考与争论,这本身就是一种自由精神之表现。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内涵沁人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