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间道被称为那时香港电影的救市之作,为低迷了许久的香港市场带来了曙光,刘伟强无疑是一位优秀的导演,他在2003年曾说过:这可能是最好的时代,这也可能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我们电影的革命年代。而《无间道》与之前香港电影呢种剧本未准备齐备,就已经开拍,片场上靠口述、“递纸条”拍摄的这种文化不同,光剧本就是第五稿,制作费、卡士都到了某个水平。
《涅槃经》第十九卷:“八大地狱之最,称为无间地狱,为无间断遭受大苦之意,故有此名。”
电梯门一开一合,夹着陈永仁的尸体,地上的血迹慢慢散开,刘建明知道,一切都结束了。结束了,虽然这方式未免有些悲壮。《无间道》的结尾我相信是很多人心中永恒的经典。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陈永仁、刘建明他们只是人,普普通通的人,一个是警队的精英,一个是黑帮的翘楚,一个想做回真警察的假黑帮,一个不想做真黑帮的假警察。当他们被选择去做卧底时,他们还都那么年轻,与其说他们选择了这个职业,不如说是这个职业选择了他们。
不同的命运,相同的选择
他,陈永仁,黑帮大佬的私生子,赤诚之心,游走于黑白之间,注定孤独,注定不被人理解,注定无法安宁。随时眼见的鲜血暴力,巨额财富以及无法忽视的煊赫权势,他必须平静理智接受父亲被自己敬爱的上司所谋杀,黑帮大佬的儿女都明白的一个道理:“出来混,迟早都要还”。他们平静接受这一切,带着清透的目光,带着对家庭的关爱。终日黑白无间之间的行走令他崩溃、令他怀疑,所以,他渴望一种安定,渴望一种一定是对的的观念在心中所坚持。于是他选择进入警校,成为一名正义的化身,警察。所以,可以流血,可以牺牲,可以痛苦危险,只要无需挣扎在黑白之间,无需永远受着无法解脱的折磨和痛苦。可是,有些人生来就无法普通,在警校时的优秀,让他俨然成为了警队的明日之星,可是偶然间身份被揭穿,他心中所想的正确坚定的路注定变得复杂而不简单。为了做个好警察为了自己的选择于是他必须做坏人,他必须在黑帮做卧底,必须忍受自己的各种暴力,心爱的女人对自己绝望而离开与人结婚生子,他学会了成日的说谎与演戏。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选择了成为好人就必须学会成为坏人,说谎,杀人,放火,出卖身边的朋友。三年又三年,三年又三年,快十年了,在正邪黑白善恶之间的挣扎永无止息。在他崩溃之际,出现一个人,他可以在她那里得到从未有过的安眠,可以安稳入睡,无需装作另一个人,出卖身边人,看着身边的人流血甚至送命而这些人前一秒钟还与自己兄弟相待,手上的鲜血怎能使自己安稳?每天使用的是被修改过多次的假身份,一如每次写个字都要赶紧划掉,不停说谎,这是需要多么好的记性以及意志力?然而这个聪慧美貌的女子身边,他能暂且安睡,也是片中最后的温情底色,感动、迷人、又有着淡淡的忧伤。
他,刘建明,被现任黑帮大佬收养的孩子,他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了黑帮提供情报,他经受各种训练进入警校打入警察内部,他的命运也许从爱上呢个不该爱的女人开始就注定了不停出卖身边的人,看着自己的兄弟流血,反正不是兄弟死就是自己死,没得选择,当他还在警校时,当他出卖自己最爱的女人开始,他心中就种下了出卖背叛的种子。可是什么是正义?什么又是邪恶呢?阿伽门侬所有的赏赐也抵不上阿喀琉斯的赫赫战功,他爱上的几乎不惜用生命去爱的,恰恰是命里就么有的东西。一如他那么羡慕的纯洁警察的身份,他少年时在警校看着陈永仁被革除,他心底的声音在呐喊:我愿意同他交换!他宁愿自己有简单的身份,也不愿意每日演戏挣扎黑白两道之间。这折磨胜过一切无可比拟!佛家把人称为“有情”总归是有情所以才受尽万苦。此时的他已经爱上了自己的新身份,在这戏袍里着得太久不想脱下,他想和自己的过去彻底切割,赢得尊重,做一个单纯的好人。杀死了昔日的琛哥,洗掉了黄Sir电脑里的陈永仁档案,他以为他终于可以拿到身份永远做好人了!他能够周旋在所有人其间游刃有余唯独在自己所爱的女子面前疏忽,爱令人羞耻,他请求一次机会,他还想与心爱的女子结婚,他还想要自己的孩子叫自己一声“爸爸”,可是,天台上阿仁那句“对不起,我是警察”击碎了他全部的梦。梦醒了,发梦太美,他根本都没明白,在黑白之间,为了生存的斗争永无止境,他已经不可能脱身。电梯口,混入警察内部的黑帮枪击了阿仁,卡在电梯中间,三次踢开电梯,看得人心里忧伤,此时的刘建明,已经没有选择,只能最后的最后举着警官证走出电梯,继续演戏。
在一个权力和暧昧的世间,一个忧郁而邋遢,一个光鲜而聪慧,在人们的传统观念里通常认为邋遢忧郁的是坏人,光鲜聪慧的是好人。两个人初次见面坐在一起听蔡琴的歌,一些说唱机跟喇叭,精妙的情节设计,自然到位的优质演出,这两位注定是对立的人比肩而坐似兄弟,唱机里悠远的歌声十分有底色,音乐,场景,表演都是深厚的,像灰尘在光线里洒落,难以言喻的真实和厚重。
兄弟情
傻强与阿仁
当日刘健明告密琛哥抓内鬼,精心布局,想抓出内鬼,傻强用自己的性命换了阿仁的性命,他傻,但是却快乐,临死前,他对阿仁说“琛哥说,今天谁没有出现,谁就是内鬼,我没有讲你去按摩了?”傻强一心把阿仁看作兄弟,甘愿为他而死,只是临死前问他究竟是不是警察,我想此时傻强心中已经有了答案,阿仁眼神忧伤,无一言答,也许,傻强这般认定一件事情不用怀疑不用担忧不用再变,即使死了也是最幸福的。
黄sir与阿仁的
当黄sir说出25号生日时,阿仁眼里的感动,当黄sir死前六个月收到阿仁送的满月酒红包时,嘴角不经意的笑意,黄sir死亡钱,两人在电梯前的分别,也许他们想过那会是最后一面,可是死亡真正发生时,阿仁的震惊难过悲愤以及不可说,从这时开始,没有人在知道自己的身份,从这时开始,他黑暗世界中的一点点亮渐渐熄灭了。
黄sir与韩琛
多年前,韩琛还不是老大,他是一个对老婆好回到警署专门与黄sir吃饭的人,然而,终究,正魔殊途,黄警官为了在警局站住脚,动用了黑道的关系(韩琛的老婆)除掉了倪坤这个头痛的角色。倪氏家族的老三为了报仇,同时为了巩固倪家的地位而复仇,杀了其它的三合会会员。唯一漏网的就是对倪家忠心耿耿的韩琛。可是深爱的女人被倪家老三杀害(其实这里是被刘建明杀害),自此韩琛通过与泰国和黄警官的关系取代了倪家,坐上了三合会的老大。此时,黄警官也意识到自己已经养虎为患,双方都在暗自里计算着自己的同时也在计算着对方的牌。双方都很想用自己的牌干掉对方的牌,于是陈永仁和刘建明就成为两张主牌。这两张牌从此在“无间”的地狱里穿梭,行走,赤身裸体,永不超生。陈永仁死了,和他一样的黄sir也死了。韩琛安插在警局的卧底们都一一的被杨锦荣除掉了。就算刘建明最终还活着,还能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也、只有他这个活着的方式任然行走在无间的地狱里。
阿仁、杨锦荣以及沈澄
三个人的初次见面,两个卧底,一个边缘人,惺惺相惜,有些感情不需要时时的联系,只需要那一面就知道我们是朋友,而且是过命的朋友,因此当两人知道阿仁的死亡时,二人在天台见面,“人他妈都死了,这还有什么用。”“有些事,还是要去做的。”沈澄点头,这是警察的职责,也是对死去朋友的交待。
爱情
阿仁与may
这是一个很爱他的女人,当阿仁听到女友说:“我跟你在一起四年了,去警局保你也有十几次了,每次让你和我家里人吃顿饭,你突然跑去砍人,我不想我们的孩子以后也这样啊!”他心里在想什么,我是一个警察,可是身不由己从而言不由衷,后来7年之后在街上,面对误解自己的爱人,面对自己并不知道的女儿,此时的他内心一定是极其痛苦的,可是他没有解释,他也不能解释,“还在道上混么?”“是啊”一个男人,选择把所有痛苦自己背负“妈妈,我今年六岁了啊”此时的他已转身离开的阿仁,留下的只有作为观众的叹息与感慨。
阿仁与李心儿
第一次见面:陈永仁被黄志诚安排去看心理医生,阿仁对黄Sir的命令一向尊重。因为他时刻都记得他自己是个警察。
“监禁?不是说治疗完就没事了吗?”
“知道了。不好意思。”
“黄志诚这个王八蛋。”
陈永仁溜掉。
 第二次见面:李心儿告诉他将对他治疗六个月,实施催眠疗法。他表面答应,可是说了两句真话之后,然后开始顺着感觉胡说八道起来。
第三次见面:陈永仁继续跟李心儿捣蛋,
第四次见面:李心儿被陈永仁搞到扭伤手臂。陈永仁替李心儿推拿胳膊,李心儿握住陈永仁的手说:“你知道吗?你总是撒谎,我很难帮你。”陈永仁愣,然后微笑,扬了扬眉毛。也许从这一刻起,两人开始了真正的沟通。
第……次见面:长Kiss。陈永仁被闹钟唤醒。他记不清刚才发生了什么,去问李医生,李心儿指着他的脑门说:妄想症。
不知道哪一次,阿仁被催眠后告诉了李医生他是警察,李心儿也许信也许不信,不管怎样不管是真是假,阿仁在李心儿是放松的,他每次去诊所,一个睡觉,一个打游戏,互不打扰,却又安静祥和,他是真的快乐吧,在她面前,无需扮演,更无须出卖,油腔滑调,不用刻意掩饰,轻松美好。
刘健明与mary
一次普通的询问,这是一个失恋的醉酒女子,只因为她的名字与他心中的那个女人相同,他们相识相知相爱到达了婚姻的门口,由于一盘录音带,一切都变了,他在她心中不再是那个熠熠星辉的警队新星,他不再是她的英雄,最后她对他说“我写不下去了,他有28种性格,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他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我想此时他是恨得,他恨他夺走了他的幸福他的生活他那一颗想做好人的心。
刘健明与mary(刘嘉玲)
为了她,他可以只身一人去干掉倪坤;为了她,他可以忍辱负重,只因为她希望他帮助自己爱的男人,他即将结婚的未婚妻,叫Mary;为新家买的音响,是当时她很喜欢的;可以说,他几乎一切都始于她,她是他一切无间轮回的开始。可是爱之深,恨之切。当她毫不犹豫拒绝他而去泰国找自己的爱人时,他心灰意冷、心如刀割,他给倪永孝家告密以后,又打电话给了她,最后一次希望她回心转意,但是并没有;既然得不到,那就毁掉,她的死是他背叛的开始,是他堕入无间轮回的源头。无间道中的每个人,都是悲情角色,都是在无间轮回中苦苦挣扎的普通众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