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大后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整部电视剧的开场是个少女坚定地面对镜头回答:“我想成为一个备受羡慕的人。”

这便是一个十七岁少女对未来人生的全部幻想,接下来的三个多小时我们便随着这个少女走过她的理想人生。

“从秋田毕业出来东京乍道,一切都新鲜而充满诱惑。虽然城市的繁华生机与我格格不入,但我决心坚定,干劲十足,命运似乎也格外眷顾脚踏实地的我。顺利进入时尚公司,偶遇同乡温情男友,这深深的幸福感似乎来得太过容易,时刻保持警醒的我深知东京的生活不能就此为止,我要再向前走走看。我搬到了三茶、惠比寿再到银座,身边的男友也越来越优质,而自己却从来不在人家的结婚对象范畴之内。兜兜转转,30多岁,事业已经小有成就,依然渴望家庭。联谊当中认识的年近40,事业相当,有车有房的中年男人似乎是最合适的人选。”

“随他搬进充满中产阶级生活气息的豊州,结束漂泊的东京生活,开始还算圆满的婚姻生活。柴米油盐不是摧毁婚姻的元凶,相反,想感谢那个怀上丈夫孩子的女人终于让我们不用再为维持婚姻而寻觅理由。说起来,那本从柜底无意看到的《男性恋爱必备手册》才第一次动摇了我的婚姻吧。手册上写与女性约会时要说“支持女性的梦想”“我希望我的老婆与我同样有目标有梦想。”而这两句话与丈夫第一次见面时他说的纹丝不差。这个其貌不扬甚至有点儿丑陋的男人再让我找不到半点儿留恋的理由”

“离婚后的我搬入代代木上原高级单身公寓,这里人与人之间保持着恰当的距离,一如我现在的感情生活,无论是对未来毫无规划的小鲜肉,还是只会把自己当做情人的钻石王老五都如过眼云烟。终于,衣着光鲜的我带着满心疲惫回到了秋天,我安静、温暖的家乡小镇。”

女主人公作为一个小镇姑娘对大城市的向往,像极了我们心底那些深深浅浅的欲望。

王小波的《黄金时代》里陈清扬是某个特殊时期人们口中的“破鞋”,日日同“情人”王二一起被众人批斗要求写材料交代罪行。王二的交代材料里大写特写两人的性爱场景,将自身的罪孽交代的淋漓尽致。而陈清扬唯一承认的罪孽是某个差点儿或者已经爱上王二的瞬间。在她眼里,罪是想去爱一个人的欲望。

无欲则刚,如果说欲望是人类的原罪,它也是命运赐给你唯一的助剂。它扎根在我们心底,被环境点燃,带我们走向人生的每一个必然。守着小城安稳度日是一生,拼搏奋进位高权重是一生,坏运气萦绕空留一肚子讲也讲不完的故事也是一生。

幸好,电视剧的结尾,女主角不想告诉们平平淡淡才是真,她又回到了东京选择了继续战斗,哪怕东京就像一个无底洞。可明知如此,我们还是想试试自己究竟能探究到哪步。说到底,还是尝到了它的甜头,回望来时的路,生活其实已经善待了每一个为欲望拼命奋进的人,觉得残酷也不过是欲望在膨胀。人生就是这样的玄妙无解。

“围在城里人的人想逃出来,城外的人像冲进去。对婚姻也罢,职业也罢,人生的愿望大抵如此。”虽然我时常在羡慕朋友圈里那个穿梭于瑞士展览、法国博物馆朝理想不断奋进的同学和身边那个每天给我讲《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乐得自在的同事之间不断摇摆。

可毕竟是那些说的出口的和说不出口的羡慕、嫉妒拖着我一步步走到了今天,生命不息,欲望不止,为了它,我愿意向前走一些,再走一些。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桔子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