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到底该死的是怎么回事?我在哪儿?”——同样的话,出现在2004年的《电锯惊魂》刚开始两分钟的时候,却是对整个故事主要情感的最直接体现:因为绝望而混乱,因为无能为力而害怕,当然,还包括那种彻底惊慌失措的恐惧感,构成了来自于狮门影业的恐怖电影的核心内容。所以说,影片之所以取得了如此巨大的成就,其在情感的营造方面算得上是一个关键。
       因为身患癌症,使得‘拼图杀人狂’对生命有了更深的感触,因为人们很少有机会可以离死亡如此之近。但是,他并不是那种会用简单的‘及时行乐’去安慰自己的人,更不想去欧洲旅行见见世面,而是将生存价值的概念作为一个出发点,去观察别人的道德选择。‘拼图杀人狂’不停地深入这些观点,最终促使他制造了这种独特的‘生存游戏’。虽然游戏本身是非常变态的,但他的目的却是要帮助人们,用自己对哲学的爱好或所谓的‘为他人着想’的好心。这正是他喜欢这个角色的原因,要他说,他在恐怖领域中,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异类。
       让影片真正变得与众不同的,其实是它那道德上的严肃性,故事从头到尾,并不只是想着如何才能吓到观众,而是将观众拉进来,与角色一起思考,要怎么做才能最终活下来。

相关文章